搜索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新闻动态
娱乐至死的时代,许可馨也只是被大众短暂消遣的小角色

类别: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20-04-22 07:40  

许可馨已经逐渐的走下了舆论场上的风口浪尖,她曾说网友只有三天记性,事实上她说的不准确,虽然慢慢的忘却了但总不至于只有三天。

我曾一直困惑,那些放下学习、生活而一度每天都坚持给她打卡的人,在做这件事时到底是什么样的动机和心情。

若说其中有一些路人,出于义愤,偶尔为之完全可以理解。但这么多成规模,有组织、长时间的打卡,总是让人有些费解。

直到昨天,声称“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男子周立齐出狱了。今年36岁的他曾先后4次入狱,最近一次是因为犯抢劫罪,被判4年6个月。

在他被抓捕的时候,曾一边戴着手铐一边接受记者采访声称“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做”、“在看守所的感觉比在家里好多了,在家里一个人很无聊,进了里面各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

而在他出狱的那天,守在监狱外等待他的,除了他的家人以外,网红经纪公司也到了现场,希望和他签约,他们声称——200万签约(也有的公司报价300万)、综合开发、直播提成。

现场保时捷和玛莎拉蒂的轰鸣声让周立齐的家人感到陌生和迷茫,家人说最近已经有30多家公司接触过他们,希望和周立齐签约。

周立齐,只上到三年级就辍学了,走上社会以后,屡屡误入歧途,先后4次入狱,可以说劣迹斑斑。但如今,在他第四次出狱以后,却因为此前的“金句”,而可能走上人生的巅峰。用网友的话说“出狱即巅峰”。

这一幕,我们很熟悉,因为曾经有一个1999年出生的高颜值女嫌犯卿晨璟靓,她也表达过希望出狱当网红的愿望,如今她还没有出狱,已经有人先实现了。

有网友说,此举不可取,因为它传递了一种错误的价值导向,而也有人认为,这是周立齐的合法权益,出狱之后,就是一个自由的人,别人做得网红,为什么他做不得。

其实显然,尽管周立齐并没有什么资本,但是他有流量。而对于网红来说,只要有流量就足够了。就像之前的“流浪大师”。

有流量,有关注,背后就会有不菲的利益。至于导向正向不正向,那不是他们首要考虑的问题。有人愿意关注,周立齐就会火。等到热度过了,再去寻找下一个“风口”。

如今,反观许可馨不也同样如此吗?论言论的危害,其远不及方方,如果没有这么大的流量,根本没有几个人知道她是谁。如此,她究竟说了什么,或许不值一提。

但或是因缘巧合,或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在得到了流量的加持以后,她却被她所鄙视的“网友”,十足地消遣了一番,只是在这场浩浩汤汤的打卡战中,前台的每个人都是小角色,包括她。

批判家尼尔·波兹曼写过一本叫《娱乐至死》的书,在书中他深入剖析了新媒体对人思想认识、认知方法乃至整个社会文化发展趋向的影响。

当然在他那个时代,新媒体的代表还只是电视,而今它们又被极大地丰富了。他说,这是娱乐至死的时代。而至今,我们依然身处这个时代,无论是许可馨还是周立齐,都只是公众短暂娱乐的小角色。然而,娱乐至死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