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新闻动态
许戈|还是避险资产吗?惨遭腰斩,9万人财富瞬间归零

类别: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20-04-02 13:09  

这是2月,李超的一封散伙信,写在春寒料峭的京城,但如果时间可以推回到2016年,中国网有一篇“兄弟连”进驻北京回龙观的报道,可为一观。

照片左一的李超,给人的印象:有趣、上进、富有激情....兄弟连上课的方式也充斥着男性荷尔蒙,“让本就昏昏欲睡的午后有了振奋的力量”

那一年的5月末,华图资本宣布了对“兄弟连”这家富有特色的,IT程序员培训机构1.25亿的投资。

这个19岁还当铁路工人,22岁当上工头的李超,26岁揣了1000元来到北京,28岁创立“兄弟连IT培训”,喜欢穿洗旧横条纹POLO衫,戴400元电子表,喜欢把学习编程归纳为三要素:第一坚持;第二不要脸,第三,坚持不要脸......喜欢通过特色的培训,把学员就业率达到95%以上

就是这么一个憨厚、爱家,喜欢炒菜的男人创立的企业....却轰然倒在2020年,铺着薄雪的回龙观前....

没有人表示出太多对屌丝逆袭的腕惜,因为忙不过来,同命运,共呼吸的还有“K歌之王”,还有当时命悬一线的西贝、外婆家、太二酸菜鱼.....

比特币的江湖,对一般人来说,隐秘而刺激,这里的荷尔蒙,似乎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没有看得见的砖头、混凝土,只有网线、垂直上下的K线,还有比特币“鲸鱼”......

鲸鱼是海洋中体型最大的哺乳动物,徜徉于深海,偶尔浮出海面,做一次深呼吸,就会掀起涛天巨浪。

“比特币鲸鱼”就是指可以影响比特币走势,从而从波动中获利的个人或机构,他们一般持有1000到10000个比特币,甚或更多。

3月9号,离李超散伙邮件仅一个月,一名“老矿工”悄悄将1000枚比特币移到交易所,而这些比特币全部在2010年10月前被挖出,之前9年,从未被移动过,子弹上膛......

是日,天气晴暖,5:53:37,带上防疫口罩的交易者,突然发现BitMEX交易平台上,鲸鱼以7845.53美元售出2193.2685万美元的比特币。

恐惧的阴影悄然袭来,如魔鬼的黑翼,笼罩在比特世界上空,交易量在过去24小时内增至470亿美元以上(混杂其它数字币),比特币恐惧贪婪指数(Bitcoin fear and greed index)瞬间抵“极度恐惧”区间

当天,美国股市出现历史上第二次熔断,离上次1987年“黑色星期一”的熔断已有32年,许多人谈论着1987年“黑色星期一”,殊不知,他们将经历的是“黑色一星期”......更大的熔断和杀戳,正在不远的前方......

3月12日上午6时,BTC开始连续下跌,至3月13日上午9时,最低跌至3791美元,较3月12日的最高价7981美元,当日跌去52.5%。

坠崖般下跌的比特币,令交易量骤增,频繁买入、撤单令交易所系统出现卡顿、宕机,连头部交易所也不能幸免。

屠戳的现场永远不会温馨,自称“比其它平台更具流动性”的BitMEX,相当于电商中的“亚马逊”,飞机制造商中的“波音”,卫生巾中的“苏菲”,13日上午10点,突然出现宕机,即无法直接交易。事后,被许多用户在微博中指责BitMEX其实拨了网线......

但也正因为Bitmex的宕机,无法交易,令比特币骤然止跌,空单无效。一下子扼住做空之神的咽喉。

当日,比特币之战应该载入史册:单日下跌40%,半小时内数字币市总计爆仓2.43亿美元,爆仓人数4700人,24小时,共有9万人被爆,财富归零,总金额 168亿。

但是,从比特币这次狂跌中,我们看到,它跌得比风险性资产:股票、期货更狠,简直是风险之王。

第一个特点:体量足够大,大的航母才能舰载飞机,车行如履平地,抗海上风浪。反观比特币,做为数字货币中的“带头大哥”,全部体量仅410亿美元(这次下跌后,应该大幅缩水);而流通中的美元,体量是1.5万亿,黄金达8.2万亿,比特币仅为黄金体量的0.5%......(见下图)

第二个特点:有足够的背书,美元的信用背书是美国政府,美国强大经济、军事实力;黄金是实物,最不济,还是一种工业用品。但,比特币的支持是什么?一旦发生全球性恐慌事件,比如熔断,它拿什么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你可以说它值 10000美元,也可以是1美元,你拿什么让别人相信这个价值?

比特币的世界里,加杠杆,就象早上喝粥,要配点咸菜,普通而自然。在上面BitMEX的交易所介绍中,我们看到写有:“BitMEX对于比特币合约提供高达100倍的杠杆”

我自己做过杠杆交易,100倍的杠杆,意味着只要市场波动1%,要么帐户赚一倍,要么就爆仓,全部亏光。不是专业交易者,就是赌徒.....

回过头来,我们再把文章开头李超的故事重新捡起,屌丝逆袭的故事固然励志,其后大幅扩张,相当于借用杠杆,当“疫情”来临,现金流瞬间枯涸

这次杀戮,有点让我联想起冬天暖阳下的“晒被子”,收进晒好的被子,可以嗅到一种特别的味道,有人说是阳光的味道,有人说,那是螨虫尸体的味道

市场的流动性因为恐慌。瞬间枯竭,就象瞬间洒在被子上的阳光,加了杠杆的小散,尸横遍野,那不是帐户上红色的梅花,而是散户的鲜血,一如被子上螨虫的尸首......

在所有金融资产中,比特币就象是一枚魔戒,炫丽而高贵,而通往魔戒的道路古峻险恶,但在暴利的驱使下,窄路之上从未缺乏过刀口舔血的信众......

说比特币肯定要提一嘴孙哥,这位在币圈的成功程度不亚于千亿市值的乐视创始人。他曾经一掷三千万金跟股神巴菲特吃了一顿午餐。事后称极大程度的改变了巴菲特对于比特币的看法,然后就被巴菲特啪啪啪的打了脸。

巴菲特把孙哥送的装满虚拟货币的三星手机一起给捐了,说他的孙子更想以美金来继承遗产而不是虚拟货币。

用巴菲特的举的例子来说就是:我将我的纽扣1000块卖给你,我再花2000买回来。其本身根本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比特币的价值,各有各的说法,是否真的价值,我们不做讲座,但做为避险资产,它的主要特性应该是基于其自身的,外部经济环境对其冲击不大的,比如美国国情好的时候的美元,还有黄金这类贵金属。

巴菲特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愿意慢慢变得富有”....是的,马云说:“梦想一定要有,万一实现了呢?”

但记得,风险与收益,永远是硬币的二面,当年攒取暴利的同时,也在出卖资金的安全,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事物都是有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