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新闻动态
要不要放弃国内的工作,移民到澳大利亚?值得

类别: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20-01-15 13:42  

大家好,这期的澳大利亚移民故事,小编邀请到了从北京500强公司辞职,从北漂变成“澳漂”的互联网技术大咖黄先生,来分享他辞职移民的亲身感受。

其实很多朋友也好奇我是怎么就移民出去了,移民之后的生活是不是就是非常爽?作为一名靠自己努力且已经获得澳大利亚永久居民(俗称绿卡)的人,我以个人的角度来回答下。

我在国内的时候是在北京某知名500强外企的员工,技术嘛有一点,主要是做互联网产品。加上读书来减速机到北京统共十年时间,算是北漂一族,没有北京户口。我爱人一样是外企员工,主要从事市场营销方面,当时我们还没有结婚,不靠家里年收入加起来50万左右,算是小康之家,但是对于这个城市始终没有归属感。

我指的归属感是那种想要老死在这里,为这个城市做贡献且打心底热爱这个城市,北京算是包容性很强的城市,但是内心觉得这里不像是安家的地方。

出国的决定是在我们准备结婚买房子的时候。我们俩公司都在三环内,当时住的地方也在北三环边上,习惯了生活便利,出门地铁公交,挤点就挤点,但是能挤上去啊,要求不要太高,那么多人难不成还想有座儿怎么着。

当初我和爱人看房跑了三环到四环中间好几个小区,根据我们不打算靠两家父母,靠自己的存款和贷款能力的预算和期望,附近的二手房基本看遍了,越看心越凉。那些都是个什么房子,200万左右的房子比我年纪都老,爱人把期望值越降越低,还仍规划着我们未来的小日子,但是我心疼。

在看完一套相对不错的房子并交了10万押金后,我看着那个80年代的小区,搂着我媳妇儿,说难道这辈子就这样了?

我大学学习还行,曾经有机会去美国做交换生,但是当时家里出了些事,做警察的父亲工伤,身体一下子垮了,我哪能在那个时候出国,但是心里烙下了个留学梦。现在父母身体尚好,又搬到了海边养老,爱人家更好些,她有个姐姐能照顾父母。我现在30岁出头,现在不折腾那就真没机会折腾了,后来有一天,我跟爱人说我们出国吧!

爱人一如既往支持我一切决定,点头,这件事就敲定了。我们的计划是我去读个master(研究生),学期2年,根据澳洲留学的政策,我读的紧缺专业IT类,而爱人可以拿陪读签证,随时可以工作,等我们拿到永久居留身份,爱人再读个她喜欢的专业。

于是我们退了那套二手房,违约金扣了一半,白纸黑字中介的合同写着。行,给!我们2015年10月紧急回了爱人的老家领了结婚证,领证那天是我爱人的生日,就为了怕粗心的我会忘记结婚纪念日。

从申请学校和签证到批下来,5个月左右,但是有两个学校选择,但是由于我们想尽快出国,就选择了开学日最近的学校。因为平时我工作忙,雅思裸考考了个6,但是学校要求6.5,得先去读三个月的语言学校。在此3个月里,爱人先留在国内学学英语在家陪陪父母,我读完语言她才能拿工签。

独自在国外学习的3个月是孤独且难熬的,我住homestay,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学习和健身,和爱人的异地恋亦是对新婚的我们的考验。

在上语言课一个半月的时候我把雅思刷到了7,之后的日子轻松了很多,也给我更多的时间去认识和发现这个澳洲这个国家。澳大利亚以气候环境优美著称,以前从在网上看图片就已经很神往了,真正来了后才发现氧中毒是有可能的。当地的人也是以友好著称,我住homestay就不说了,好吃好喝好聊,非常有个性爱音乐的男主人、独立智慧的女主人和两个可爱的洋娃娃小女孩儿,加一只超乖的雪纳瑞。

三个月期限一到我爱人就也落地这个美丽的国家了,争气的她虽然英语并不是那么好,但是来了2个月内也找到了一个非常正规的工作,待遇也还不错。我开始了全日制看书写论文的日子。

学期中的时候我在这个城市另外一个更好的大学——在这个国家排名前三、世界大学排名前100名的学校,找到了一份IT部门casual的工作。我们的生活水平日渐提高,一年的学期结束后,这所学校的领导很器重我,向我抛来了橄榄枝,给我发了full time的offer,随机我和爱人一起递交了移民申请,没有经过中齿轮减速机介,3个月后就拿到了长期工作签证,随后就开始了绿卡的申请。

过程看似很短暂很简单,但是作为当事人还是有些忐忑的,表格申请都是我来搞定,爱人傻乎乎在等的过程没让她操心,获批后她还有点不可思议,说就这么就拿到了?因为看太多这个国家,甚至身边的朋友、同事为了拿身份打黑工也好、商婚也好等等等等,我很庆幸遇到了一个好领导,一个本地白人,无条件帮助我,移民局给他发邮件他回的特别认真;很庆幸我的爱人无条件支持我的任何决定,独立自立找工作,为这个小家增加收入,照顾我的起居。

拿到绿卡后,我们小两口也依旧计划着,计划着未来,生宝宝、养狗、买一个不大但是前后院依山面海的house,学一项更实用的技能、培养一个共同的爱好。目前每周发掘一条通往海边的路,要么爬山,要么冲浪,充实且开心,这种开心是在北京多少年都没有过的,那种没有后顾之忧的开心。经常的,我们俩面对着纯净美丽的景色互相说,这就是我们想要老死在这儿的国度。

澳洲不仅仅给我们一个身份,还圆了我们好几个梦想,更给了我们一个更长远的愿景。我爱自己的祖国,但是我更愿意把我的下半辈子奉献给我归属感的国家。

我不敢说自己很牛逼,拿到身份不代表一劳永逸,有着需要面对的更多的问题。移民不是目标,是一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