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新闻动态
A股游戏公司营收榜:三七互娱TOP1 迅游、恺英雷声不断

类别: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20-10-07 21:06  

  2020年上半年的疫情,客观上利好游戏公司。

  理由很简单,当线下活动按下暂停键之后,宅在家里的人们拥有更多可支配时间,而游戏作为消磨时间、获取愉悦感的娱乐方式之一,成为很多人的首选。在这样的背景下,全球游戏公司的在线人数、营收都创下了历史新高。

  根据腾讯最新的2020年半年报资料显示,其网络游戏收入增长40%至人民币382.88亿元,旗下多款游戏表现亮眼,也带动了腾讯股价突破500港元/股的历史性关口。

  犹如印钞机的游戏行业,自然吸引着大众的目光。伴随着5G云游戏的加速到来,游戏公司2020年上半年业绩状况如何,盈利能力有没有持续改善,个别业绩暴雷的公司还有没有竞争优势?

  为此我们将会从营业收入、净利润、资产负债率、货币资金等多个方面对目前A股上市的14家游戏公司进行横向对比,找出真正的A股游戏第一股。

  这一篇我们先从营业收入角度聚焦,分析14家A股游戏公司近4年的营收变化。

  三七互娱、世纪华通齐头并进 三七互娱斩获“营收王”

  数据显示,A股14家游戏公司中三七互娱2020年上半年营收最高,为79.89亿元,同比增长31.59%,成为报告期内的“营收王”,世纪华通紧随其后,营收为77.68亿元,增速略逊一筹为12.02%。

  除了腾讯、网易等游戏巨头外,三七互娱和世纪华通牢牢占据了游戏行业第二梯队的位置。2020年上半年,三七互娱股价在业绩刺激之下一路走高,市值一度破千亿。wind数据显示,年初至今三七互娱的股价上涨幅度达70.64%,250日股价涨幅更是高达192.79%,市值领跑A股游戏公司。

  三七互娱在半年报中称,手机游戏发行与研发业务的增长是本期整体收入增长的主要驱动力,2020年上半年三七互娱手机游戏的营业收入为74.12亿元,同比增长36.59%。

  三七互娱称,报告期内公司上线了《混沌起源》《云上城之歌》等游戏,储备的自主研发产品包括《代号NB》《代号DL》等,储备的国内代理产品包括《王牌高校》《一千克拉女王》等。

  斩获营收榜老二的是世纪华通。报告期内世纪华通营业收入为77.68亿元,同比增长12.02%,增速对比2018、2019年H1略有放缓(2018年和2019年增速分别为138.53%、22.97%)。2020年上半年,世纪华通上线了《龙之谷2》《AKB48樱桃湾之夏》等游戏。7月29日,世纪华通公告称腾讯于7月27日通过大宗交易增持公司股份1792万股,占总股本的0.24%,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腾讯持有世纪华通3.73亿股,占总股本的5%,达到举牌线。

  腾讯称,本次举牌后,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

  半年报显示,腾讯增持后已成为世纪华通第五大股东,同时冯柳的高毅资产管理继续持有世纪华通2.19亿股,占流通股的8.44%。

  迅游科技、恺英网络(维权)公司治理问题多 营收跑输平均水平

  光芒之下必有阴霾。

  在14家A股游戏上市公司中,迅游科技和恺英网络的营收明显未达到平均水平。2020年上半年迅游科技营业收入为2.45亿元,同比下降7.35%,恺英网络营收为8.12亿元,同比下降22.8%,而14家游戏公司的平均营收为22.4亿元。

  这两家被甩开的公司分别陷入了不同的困境,但相同的是,公司的管理出现了问题,从而影响了整体业绩,跑输行业。

  2019年9月,迅游科技发布董事会决议公告,董事长章建伟和总裁袁旭联合董事分成两大派系,指责对方失职并要求罢免。“宫心计”在不久后宣告停战,但业绩依然未见起色。其中,章建伟在提议罢免的理由中提到,袁旭与对外投资标的逸动无限、雨墨科技的实控人存在非经营性大额资金往来。

  2019年年报,迅游科技对合并狮之吼商誉计提了13.2亿元减值准备,对逸动无限和雨墨科技的股权投资计提了2.58亿元的减值准备,大额减值对2019年业绩造成了较大影响。

  更夸张的是,恺英网络面临董事长和实控人被股东、员工实名举报的尴尬局面。6月29日,网络上流传一封举报信,称原董事长王悦作为圣杯投资、骐飞投资两大员工持股平台的实际控制人,签署不对等协议为他人输送利益,并私自将两家平台的股票质押。而现任董事长金锋则使用非法手段背后推动恺英网络对外质押股票,不断以低价接票。

  此外,恺英网络还在7月7日收到证监会处罚书,中国证监会裁定恺英网络2018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事项,对恺英网络做出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总经理陈永聪和董事长金锋分别做出警告及30万元罚款。

  盛天网络收购换得高增速 天神娱乐营收降幅最大

  数据显示,营收增幅最大的为盛天网络,2020年H1营收同比增长81.53%至4.46亿元,降幅最大的则为天神娱乐(现*ST天娱(维权)),同比减少36.37%至4.79亿元。

  在连续2年亏损后,天神娱乐在2020年披星戴帽,证券简称变更为*ST天娱。从营收结构来看,试图破而后立的天神娱乐在业绩上并无太大起色,游戏业务的营收继续下滑,2018年-2020年H1游戏营收分别为5.96亿元、3.94亿元、2.44亿元,下滑速度进一步加快。同时,公司的毛利率也继续下降,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分别为65.38%、65.09%、49.34%、45.57%,对比2017年下降近20个百分点。

  天神娱乐在半年报中称,报告期内公司整合优势资源,聚焦电竞游戏和数据流量两大业务板块,但由于债务负担过重,债务利息、逾期罚息、违约金等导致公司财务费用高企,难以盈利。

  增幅最大的盛天网络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4.46亿元,同比增长81.53%,增速超过2018年和2019年H1(分别为19.85%、8.65%)。高增速的营业收入得益于去年的一笔收购,2019年8月,盛天网络收购天戏互娱,新增游戏IP运营业务。

  半年报显示,盛天网络游戏运营及授权业务营收为2.54亿元,同比增长432.78%。公司称,天戏互娱参与运营的游戏《三国志2017》收入保持稳定,《三国志-战略版》运营状况良好,持续为公司带来收入,使得公司游戏业务收入大幅上升。

  5月底,盛天网络向市场抛出一份定增预案,拟定增不超过6亿元,目前该定增仍待核准中。(文/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凌先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