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新闻动态
这部小说之中,藏着民族的秘史和文化密码

类别: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20-07-03 07:03  

《白鹿原》是陈忠实先生的一部力作,它是陈忠实倾尽毕生心力,以史诗性的构思,给关中这片土地立下的一个碑刻。它的厚重与深沉,以及独具特色的经典性,都是其他作品所无法超越的。

陈忠实先生的《白鹿原》描写了渭河平原50年变迁的雄奇史诗,一轴中国农村斑斓多彩,触目惊心的长幅画卷。文章情节结构大开大合,大起大落,每个细节部分的描写又非常的精致、缜密、充实,完全是史诗规模和史诗的笔法。全书描写了关中地区的《白鹿原》,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地方,也是陈忠实的家乡。现在西安还有这个地名。

但是,在作者笔下,白鹿原不但只是一个地理意义上的原,还是一个文化坐标上的原,文学意义上的原。他通过这个原的描写,展现了两个家族从清末民初到新中国成立后近五十年的血淋淋的历史进程,展示了以关中地区为代表的中华民族的生存状态,文化变迁。

这块土地上,洋溢着浓厚的传统文化氛围。原上的“乡约”,为本地宋代状元吕大焕所作,分德业相劝、过失相规、礼俗相交三大部分,几乎集中了儒家文化的全部精华。《白鹿原》因它而改变:耕织、家教、祭祖、满月酒、婚礼、求雨,一切都是以道德代宗教,以礼俗代法律。朱先生可以说是作者倾力塑造的一个人物,他儒雅正直,又极富正义,晨读午诵,可以说是作者眼中道德正义的化身,也是白鹿原上群众的精神领袖,极富象征意义。

《白鹿原》从文化人格的角度,塑造了一批经历独特、性格鲜明、思想行为惊心动魄的人物形象,构建起了白鹿原文化关系变迁网。

给人个性最鲜明的是族长白嘉轩,这是一个极具典型性的人物。他有刚毅的意志,而且做事沉稳干练,正直精明。可以说是老秦人的代表。他一方面不畏强权,一方面又热爱文化,他是封建文化族长制的代表人物,是一个封建家族的家长。他的一生可谓多灾多难,不仅同整个白鹿原上的广大群众一样经历了兵灾、匪祸、饥馑、瘟疫,而且本人年轻时在婚姻上就遭到六娶六丧的严重挫折,中年以后更经历了长子白孝文的堕落,爱女白灵的背叛,贤妻吴仙草的暴死,以及自己被土匪打折腰杆等沉重打击。

他腰虽然弯,但头仍然昂着,表现了他刚毅坚韧的精神。他对自我要求严格,有着儒家文化中慎独的品行。他虽然没有读过多少书,但他崇尚儒家文化。坚持耕读传家。他对长工和群众仁义,不仗势欺人,处事公允。如对长工鹿三,简直亲如兄弟,从来不把他当作长工看待。但是对于违背封建礼制和宗法的行为,也有残忍的一面。如对偷情的田小娥,严施酷刑,毫不手软,可见其人性中残忍的一面。即使是对自己的儿子,也一点不心慈手软。由此可知这个形象,是一个二十世纪末期典型的封建卫道者形象。

黑娃和白孝文可以说是一对鲜明的对比。黑娃如同野人,无法无天,身体强壮。他在外打工时结识了田小娥,两人是自由恋爱。但是逃到白鹿原后为原上以白嘉轩为代表的封建势力不相容,黑娃就在村外筑窑洞,与田小娥生活。没日没夜干活,养活田小娥。后来,黑娃被逼无奈,加入了革命之后,又落草为寇。田小娥无以为生,先是被鹿兆鳞玩弄,后田小娥彻底沦落后又勾搭白孝文。田小娥是一个悲剧性人物,鲜活地展示了当时妇女命运不能自主,任人奴役玩弄的悲惨命运。而白孝文性格软弱,最终上了鹿子霖的圈套,成了个无辜的牺牲品。

小说中另一个精心构思的人物是鹿子霖,他精明算计,是白嘉轩的死对头。在一次次的政治风潮中,趋炎附势,没有白嘉轩那样正直的坚守,就像一个变色龙,不断逢迎,但最后仍然惨死于革命的洪流之中。

白灵与兆海是革命派代表,他们清纯善良,又富于革命理想,不畏牺牲,传播革命的火种,为了民族解放而奋斗。但他们的悲剧在于一对恋人,却是两个党派。让他们成为对立的存在,感情终不能逾越。但他们是白鹿原新势力的代表,也是原上的希望和光明所在。

《白鹿原》还塑造了很多人物,如冷先生,就像他的名字,真是冷,冷中有热,冷中有爱,冷中有慧,堪称原上一奇人。还有鹿三,一个本分正直的的农民,勤劳一生,却因为盲目的卫道,杀死儿媳,疯巅而死。这些丰富多彩又极富于典型意义的原上人物群像,构成了白鹿原上精彩的群生图。

《白鹿原》的创作手法上,融汇了现实主义、魔幻现实主义,甚至意识流等多种手法,创造了这部史诗性的宏篇巨制。

如在文章开头写这块土地的灵异,引入白鹿的传说,又写白嘉轩发现了一方奇异的土地,从而为他家里百灵的出生作了铺垫。田小娥死后在鹿三身上的灵魂附体,白灵死时分别向她的祖母、父亲和母亲托梦,朱先生死后化为白鹿飘然而去等。这都是明显的魔幻主义笔调。

它把叙事的焦点始终对准白鹿原这块西北黄土地上的文化状态和文化冲突,描绘了原上地貌及文化状态。展示了原上人物众生相。但作者描写的原上,却又远高于原上。写出了人性的恶与善,生命的悲与喜,让人觉得哪里没有这样的原呢。从而超脱了地域限制,达到了人性的高度,塑造了一方永恒的白鹿原。

小说结构既有古典章回小说手法,也借鉴了现代小说结构,灵动而不轻浮,沉郁而不消沉,层层推进,犹如大海浪涌,一层层剥茧抽丝般地给读者一个巨大的精神空间,形成了一股振动人心的精神力量。

小说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是浓郁的文化氛围。陈忠实十分善于书写传统儒家知识分子形象,这让他的小说有一股浓浓的文化气息,以文化的角度去审视挖掘,更让作品显得深沉而富有力量。陈忠实曾说过,在写长篇之前先写十个中篇。他其中有一个中篇《蓝布先生》就是写的一个传统书生,我认为这蓝布先生就是《白鹿原》中的朱先生前身。他们都是传统的书生,都代表着传统的儒家文化。

结语:经典是不可逾越的。正像作者在开头所说: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白鹿原》之中,就藏着我们民族的秘史和文化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