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新闻动态
这就是山东丨人间烟火④指尖的舞蹈:承载了梦想和生计的那朵纸翻花

类别: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20-06-24 02:35  

在济南大明湖公园南门牌坊以南,一路之隔,有一碧波粼粼的小湖——百花洲。这里藏于最繁华的闹市区,却颇有种怡然自得的恬静。

当夜幕降临,灯火点燃这片拥有着“家家泉水、户户垂杨”韵味的集中承载地段,别是一番韵味。

6月13日,百花洲夜市开市。和别处美食汇聚的夜市不同,这里聚集着大量手工业者,中国结、古风韵首饰、草编包包……传统文化精华就在这样一个颇具老济南韵味的地方相遇,碰撞,精彩“对话”。

45岁的刘庆怀就在百花洲夜市开了一个摊位,专卖他儿时才见过的玩具——纸翻花。靠着这项营生,他不仅养活了一家人,还带动身边乡亲们一起干,“在村里找年迈的老人、身有残疾的人或者在家带小孩无法外出务工的人,按照计件的方式给他们发工资,大家干得高兴,也能增加一份收入。”

然而,正当生意红红火火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来袭,让刘庆怀几乎断了收入。可即便在那样的情况下,他仍咬着牙收购了村里40多位乡亲制作的翻花半成品,“如果因为疫情不让他们干这个了,他们就失去了收入来源,咱毕竟还有些积蓄,顶住压力也不能让乡亲们心慌!”同样失去收入来源的刘庆怀,把困难和压力掰碎了自己消化,他那时一心就想着撑过这段时间,总会好起来的。

“平翻一朵向日葵,左抖成了花葫芦,右摇变出花灯笼。”这朵绽放在眼前的“魔术花”,一会儿功夫就在刘庆怀的指尖变幻出三种不同的花样,鲜艳的颜色、简单的样式,吸引了百花洲夜市的过往行人纷纷驻足欣赏。

纸翻花是我国传统的纸质工艺品,清朝以前,人称“翻花”或“仰天翻”,后来因其可以有多种变化,称之为“变花”“十八翻”,或是“艺术纸花”。刘庆怀出生在临沂市平邑县铜石镇高庄村,他也是纸翻花的传承人。

“我们村几乎人人都见过纸翻花,这制作过程说简单不简单,说复杂又不复杂。”但因为制作纸翻花耗时又没有多少收入,这项技艺渐渐消失。“我就是喜欢这个,1998年在济南上完大学就留在了济南,直到2011年有了点积蓄,我就辞了职专门做纸翻花。”

刘庆怀介绍,一朵精美的纸翻花能变换不同的造型,要求花型与花色契合,对制作材料、技艺和工序自然有较高的要求。做翻花的纸要有很好的韧性,拉力大,吸水性强,易上色。买回来原材料后,需要一层一层粘贴,小的翻花由80至90张纸粘贴而成,大的则需要140到150张纸,用凿子凿切出不同的形状,然后风干晾晒,再染上不同颜色,分色晒干后才基本成型。

听上去只是经过粘纸、凿切、染色、风干、定型几个简单的步骤,其实整个流程下来,少说也得一个月才能完成。“红黄绿的颜色要分开染,光是自然风干就得五六十天。”刘庆怀把老家的屋顶作为纸翻花晾晒的“场所”,天气干燥时还好说,遇上天气湿润,他就不得不用烤箱烘干纸翻花。历经如此繁复工序,才能制作出一朵民间艺术的“奇葩”。

“现在大家都喜欢塑料玩具,玩不坏,很少有人买纸翻花。”就因为纸翻花费时费力又不挣钱,这种玩具便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而决定辞职,开始专门做纸翻花事业时,刘庆怀受到了来自整个家族的否定,“尤其是我父亲,最反对我做这个。”

但他就是喜欢。刘庆怀从父辈那里传承了刘氏翻花,“就感觉总有不满意的地方,想要改进。”于是,他先花了很长时间走访,将村里的老人都问遍了,是否有人还记得纸翻花的制作工艺。找不到想要的答案,他就扩大搜寻范围,几乎整个沂蒙山区的村子,都留下了刘庆怀翻山越岭寻找纸翻花老手艺人的足迹。

可惜,由于中断时间太久,会这门技艺的老手艺人大多去世,刘庆怀未能融入其他老手艺人的工艺。

“咋办?我就一直研究!一开始我研究了多半年,纸剪坏了就扔,说句不算开玩笑的话,那时候收废品的天天在我家门外等着。”粘着手中的纸翻花,刘庆怀回忆说,后来他每年都会对产品进行创新。

“你看这个纸球,它是多少弧度,中间每张纸的间隙是2厘米还是3厘米;翻花怎么能变成不用手去翻,而是直接一甩就能变成想要的形状;纸翻花的边角玩时间长了容易折,怎么才能让它不像我们的书本那样,玩时间长了不窝角……”各种问题,刘庆怀一一研究、一一改进。

他坦言,如今的纸翻花仍未达到他的理想状态。“我想做一种可以用塑料布代替的纸翻花,不怕水,还能大大提高玩具的使用时间。”为此,他转遍了山东省图书馆、博物馆,可惜都未能找到关于纸翻花的相关文献记载。“咱不灰心,一点点研究呗。”

辛苦没有白费,刘庆怀研究制作的纸翻花越来越成熟。然而,当他怀着推广这项传统工艺的梦想时,没人认识、没人购买又成为摆在面前的难题。

于是,刘庆怀开始了独自拉着一箱纸翻花走南闯北的日子。“那时候就从济南开始南下,浙江义乌、福建莆田等地方都去过,山东省内更不用说,都跑遍了!”即便四处碰壁,刘庆怀始终没有放弃。“那时候我跑遍全国,大家看我手里拿着这小玩意儿,觉得不值钱,也没人愿意搭理,直到我在江西的一个公园门口,一个小商铺的老板给了我一个鞋盒大小的位置,我把翻花往那儿一摆,一会儿功夫,350包翻花就被抢购一空了。”

直到2013年,纸翻花在全国各地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刘氏翻花”更是被列为临沂市非物质文化遗产。

当纸翻花逐渐为大众所接受,刘庆怀也在百花洲租了个摊位,平时他就会在百花洲旁的木质小屋,边做边卖刘氏翻花。通常是早上8点半来到摊位,在百花洲一直工作到晚上9点才收摊。

“这个东西其实就是赚个辛苦钱。”刘庆怀说,他每年有80%的营业额都是在春节期间产生的,春节也是一年中最为忙碌的日子。“那一两个月,每天摆完摊都要回临沂老家,睡眠时间大概在三四个小时。平时每天也就能卖出十套八套的,周末一般能卖出二三十包,节假日或者春节前后每天能卖出五六十包,甚至上百包。”

只是,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刘庆怀的小摊暂停了,这段时间他也失去了收入来源。家里人都劝他,自己都顾不过来,暂时不要从村民手中收购翻花的半成品了。但是,刘庆怀有自己的想法。

在大家都劝他暂停收购半成品时,刘庆怀却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继续从村民手中计件收购半成品。

“我们村这40多名村民,有70多岁的老人,有股骨头坏死的残疾人,有在家带孩子无法外出务工的妇女……对他们来说,纸翻花几乎是他们全部的收入来源。”刘庆怀认为,如果他停止收购翻花半成品,会让村民们失去收入,也更加恐慌着急。“我自己怎么样都好说,这些年也攒下点积蓄,咬咬牙能过日子。再说了,钱没了可以再赚,只要人勤奋!”

这么一来,刘庆怀在疫情期间没法出摊,又在手头积压了很多货。“说实话,一开始我心里也挺害怕。”幸运的是,随着疫情防控形势趋稳,国家大力提倡夜经济。6月4日,济南的泉城路首次摆起了夜市,刘庆怀第一天就赶去出摊“试水”;6月13日,百花洲的夜市也开了,“这一来收入提高了不少,春节期间囤积的货物已经卖出去好多了!”

在百花洲夜市的生意挺不错。晚上10点,有位50多岁的顾客走进小摊,刘庆怀立马拿起翻花介绍,“平翻一朵向日葵,左抖成了花葫芦,右摇变出花灯笼。”客人非常感兴趣,兴奋地跟身边的儿子说:“这都是我小时候的玩具!”在随后的闲聊中,这位客人告诉记者,他把已经很久没见到童年的玩意儿了,乍一看见,心里特别激动。“就当是买一份儿时的回忆吧。”

晚上10点半之后,熙熙攘攘的人群渐渐散去。“6月13日是国家非遗日,比平时要忙,最近几天都是晚上收了摊回临沂,拿了货第二天再回来。”直到晚上11点,刘庆怀才忙活完收摊,再过一个小时,他将开车返回老家临沂取货。“没办法,这些年就是这么奔波着过来的,也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