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新闻动态
徐飞:面对疫情,企业如何化危为机、转型发展?

类别: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20-03-11 19:42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全社会几近停摆,各行业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疫情对经济、金融、行业、产业造成重大冲击,企业经营普遍困难,中小企业的情况尤其堪忧,部分甚至面临过生死存亡的坎。企业如何“活着”过冬?未来发展如何规划、转型?

日前,上海财经大学常务副校长徐飞出席国资大讲坛第十八期暨国企抗疫特别(直播)专场,与上海多位抗疫先锋企业家在线共论“共克时艰的国企担当”,并对当下企业如何应对疫情,化危为机、转型发展等问题作在线分享。

作为企业战略管理专家,徐飞表示,这次疫情无疑是一场灾难,对于企业来说更是一大危机,这场危机并没有过去,此时此刻我们仍处其中。要直面危机、化解危机、摆脱危机,首当其冲必须深刻认识危机究竟意味着什么?从思辨角度,“危机”至少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思考。

第一,什么是危机?扛得过去是“机”,扛不过去就是“危”。扛过去、熬过去、挺过去、撑过去就有机会,就像非洲大草原的动植物,挺过旱季、迎来雨季,就能从奄奄一息到勃勃生机。有句成语叫“剩者为王”,意思是在灾难、危机或惨烈竞争中剩(活)下来的才是强者和王者,死掉就永无可能再现竞技场,更不用说胜出了。活着很重要,只要活着一切皆有可能,活着就有柳暗花明、峰回路转、东山再起的机会。活着还意味着没被打垮、没被消灭、没被杀死,而“但凡那些杀不死、打不垮、消不灭的,必将把你变得更强大”(尼采名言)。庚子年初这场突发汹涌的疫情对中小企业的冲击巨大,对很多企业而言,如果说昨天是为利润而拼,今天则是为生死而战。企业一定要想方设法“活着”度过这个艰难时期。

第二,危机不仅是危险,也是契机,正所谓“危中有机”。很多人径直把“危机”和“危险”划等号,只看到危机消极的一面,不自觉地将危机视为负面、糟糕甚至诅咒的东西,面对危险的境地、危险的时刻、危险的关头,人们常常感到恐慌、焦虑、无助和沮丧,却没看到危机其实也有机会的一面。老子在《道德经》中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天地大道,阴阳相生,否极泰来,此消彼长。“反者道之动”是几千年来中华文明的大智慧,告诫人们凡事都有两面性,任何情形总能找到正面积极的价值。

“危”中为什么有“机”?在平时常态下,由于路径依赖、技术锁定等诸多原因,要打破现有利益格局和竞争态势,实现所谓非线性、超常规、跨越式发展谈何容易!要想超越头部企业,实现弯道超车变道超车、后来居上,何其困难!近些年来中美关系为何恶化?根本的原因是中国日益强大,特别是当2017年中国GDP超过美国GDP 60%的时候,美国强烈感到其势力范围和霸主地位受到挑战。“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于是美国就要捍卫既得利益,全面打压中国,甚至极限施压。同理,头部企业、C位企业怎可能将其地位拱手相让,让你取而代之?!所以,在常态下赶超殊属不易。

危机扮演了一个“洗牌者”和“搅局者”的角色,把现有的既定的格局摧毁了、颠覆了、解构了,原有的初始条件、边界条件、约束条件、优势劣势均被打乱甚或推倒重来,以前有的,危机后可能归零而荡然无存;以前没有的,却可能不期而遇、不请自来。总之,对竞争各方而言,都有重新可利用的机会。特别地,中小企业拥有的资源和优势少,因此,在危机来临的得失方面,不怕失去——本来就没有什么(资源和优势)可失;得到的却是横空出世、真真切切的机会。

1. 危机加速颠覆了现行的游戏规则。传统和现行的游戏规则是“力量型”:大吃小,强吃弱;今后的主导规则变成“速度型”:快吃慢,先吃后;即由大鱼吃小鱼,变为快鱼吃慢鱼,未来比拼和较量的是敏捷,要做到即便是大象也要能舞蹈。在此,建议大家(再)看看IBM前任董事长路·郭士纳所写的《谁说大象不会跳舞》。

2. 危机改写轻重资产的优劣。大企业家大业大、组织庞大、资产厚重、业务广泛、人员众多,但是,所有这些业已形成和积淀下来的广义(重)资产,在变革、转型和升级时很可能成为包袱,小企业反而可以轻装上阵。

3. 危机倒逼线上业务兴旺。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在线下实体经济的疆域里,很多大企业已将自身打造成实力雄厚的商业帝国。现在,危机倒逼企业更多地开展线上业务、发展数字经济。在线上业务和数字经济方面,中小企业和以前很难撼动其地位的大企业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线上,这对中小企业何其有幸!

4. 危机兴盛了新业态。出于安全和健康考量,疫情危机使消费者害怕外出购物,但生活用品具有“刚需+高频”特征,不能外出购物只好网上购物。须知,要培育一个新市场,兴盛一种业态,特别是诱导强化消费者养成一种消费习惯,是一件成本巨大且需要漫长时间才能实现的事。然而,危机却替我们在几乎没有任何投入的情形下迅速培育了市场,转变升级了消费者的习惯。事实上,先后两场疫情危机在不经意间催生并兴隆了中国“网购”这种新业态。如果说2003年的SARS疫情催生了网络新生代的小众网购,今年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则兴盛了大行其道的大众网购。

5. 危机“开路”,“助力”解决变革或平时难以解决的问题。对企业内部而言,危机之“机”还体现在,常态下发动变革推动转型阻力巨大,想解决本该解决的问题也缺乏动力。危机降临没有退路,借力危机开路,自我革命,革故鼎新,置之死地而后生,实现凤凰涅磐。

危机之“机”还有很多,恕不一一赘述。风险管理理论学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著有享誉世界的五部曲:《随机漫步的傻瓜》、《黑天鹅》、《智慧与魔咒》、《反脆弱》和《非对称风险》。在《反脆弱》中塔勒布提出一个十分有见地的观点:脆弱的反面,不是坚强、坚韧或强固,而是反脆弱,即顺势而为、乘势而上、借势而变,完成颠覆性变革,创造新未来。诸位要善于从危机中挖掘、提炼隐藏其中的机遇,并敏锐把握这些稍纵即逝的机遇。

第三,危机是“门”和“窗”。上帝很公平,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又打开了一扇窗。这里的“关门”是“危”,“开窗”是“机”。只不过门是真切实在地关上了,窗却并非显而易见,要靠慧眼洞见发现,要设法找到这扇窗并将其推开。

此次疫情倒逼生产生活方式加速朝着数字化、信息化、网络化、智能化方向发展,或将成为中国经济结构调整进程中一个具有标志性的时间节点。疫情危机后具体有哪些机遇呢?

一是,医疗健康、生物医药等大健康产业。这次疫情刺激医疗器械产品和以医疗卫生防疫为主的医药产业,以及健康养生保健产业的大发展,保险业借此机遇也将升级发展,这当中有非常大的机会。

二是,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和新型智慧城市建设。像武汉、上海、北京这样的特大型、超大型城市,在诸如疫情等极端情况下也不能停摆,这就倒逼加快智慧城市建设,加速大数据中心和5G基站建设,加速以高速、移动、安全、泛在为特征的新一代信息基础条件建设,加快推进诸如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等基本设施建设。

三是,制造业的产业互联网化和数字化、智能化升级。人工智能、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机器人、无人机等新技术、新业态将加速应用和普及。

四是,传统行业产业与数字经济的深度融合。以电商为代表的“平台经济”将成为面向消费者终端行业的主流,以传统产业数字化为特征的复合型数字经济将表现出强劲发展势头,线上线下融合运营的OMO将大行其道。特别是互联网医疗、线上办公、直播、远程协助、云游戏、线上教育、视频会议、知识付费、C端免费电影、自助零售、生鲜电商、自助配送等线上服务业,可望迎来井喷式黄金发展期。

五是,“第三空间”机遇无穷。随着5G、AI、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混合现实(VR/AR/MR)技术的广泛应用,以及社交软件和平台的日益成熟,人们对家庭(第一空间)、职场(第二空间)之外的“第三空间”,给予了越来越高的期待,如何提升在“第三空间”学习生活、休闲娱乐的品质,存在无穷商机。

诸位结合自身所在产业、行业和企业特色,定会发现更多机遇。若能充分把握这些机会(遇),必将大有可为。

对于企业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徐飞认为重点不是在“数字化”上,而是在“转型”上。当下所处的时代可称为“ABC”时代(A是人工智能,B是大数据,C是云计算),其最重要的特征就是数字化。现在,资源、要素、平台、渠道、技术、流程等几乎全都数字化了,数据已然成为企业创新的燃料,数字化转型是大势所趋,势在必然。时至今日,问题已不是要不要数字化转型,而是如何加速数字化转型。从供给侧的角度讲,企业需要的硬件、软件、网络、技术、平台,其供给已相当充分,关键是如何结合业务,让数字化真正为企业赋能。撇开业务谈数字化毫无意义,因为数字化仅仅是工具、手段、途径,不是目的。其目的是为企业转型、升级、赋能和价值创造,让企业获得可持续的核心竞争能力。千万不要本末倒置,把工具、手段异化为目的。

在此,郑重向诸位推荐史蒂夫·布朗(Steve Brown)新近出版的《创新的最后通牒》(The Innovation Ultimatum)。作者指出,连接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有六大关键技术,分别是1.人工智能,2.传感器和物联网,3.自主机器:机器人、cobot、无人机和自动驾驶车辆,4.分布式账本和区块链,5.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和混合现实(MR),6.5G网络与卫星星座。作者强调指出,这六大技术是创新者的调色板,必将重塑21世纪20年代的每一项业务。

个人以为,在这六大技术外,还应加上量子计算QC (Quantum Computing)。人工智能+5G+量子计算,已将也必将持续给各行业带来深刻变革,5G、AI、QC三位一体,如虎添翼。其中5G解决网络基础设施问题,AI解决“算法”问题,而量子计算解决“算力”问题。企业在数字化转型时,要高度关切这七(6+1)大技术,并切实将这些技术与业务深度融合。

此时此刻,各行各业正在过“严冬”,怎么过冬?有三招:冬眠、冬泳、冬猎。冬眠自不待言:既然无事可做,那就充分休息,养精蓄锐。冬眠还有一层意思,既然不能开源,那就极限节流:在维持基本生命体征的前提下,把能耗降到最低,争取活着熬到春天;冬泳,就是强身健体,固本培元,修炼内功;冬猎,就是冬季打猎。一些猎物在冬季照样出没,冬季或许成为好猎手斩获的季节。怎么从冬眠到冬泳,再到冬猎?诸位应好加思考和利用。谨记,机遇总是垂青那些有准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