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新闻动态
笑果文化怒斥白凯南抄袭,郭德纲为何默不作声?其实他有苦衷

类别: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20-03-09 21:03  

郭德纲坐镇的《欢乐喜剧人》已经进行到第6季,一个节目能做6季并且播放量还不低,说明这个节目很强悍。但第6季无论口碑还是热度都较前几季下滑不少,尤其3月1日上线的第6期。

3月1日笑果文化微博发文,怒斥白凯南节目《综艺怪咖》抄袭旗下艺人张博洋的某一段脱口秀。

看到网上铺天盖地的“白凯南抄袭”、“白凯南道歉”、“白凯南滚出娱乐圈”言论的时候,小编以为白凯南整个copy了张博洋的作品,看了笑果文化的声明才知道,原来只是抄了一个梗!

尤其是在相声圈,互相借用包袱的地方太多了,比如郭德纲的“爸爸梗”,于谦的父亲王老爷子,相声界多少人用过数都数不清,你见郭德纲声讨过一次吗?“这个段子是我的你们不能用,用了我告你!”郭德纲从来没说过这种话。

再比如相声名段《大保镖》,现在相声界通用的版本就是少马爷亲自操刀改出来的,改完了效果很好,其他相声艺人直接拿来用,包括郭德纲都是这么干的,马志明也没说告他们。

相声界现在通用的《黄鹤楼》、《夸住宅》都是马三立改出来的,马老在世的时候多少人在用,人家什么也没说。

喜剧这门艺术在所谓的“知识产权”上一直都很模糊,二人转的段子融入到相声里稀松平常,正是在这种互相借鉴互相竞争之下喜剧艺术才能不断进步。

比如我今天想出几个大包袱,效果很好,挣了半年钱,半年之后所有人都用这个包袱,再使就没意思了,怎么办?赶紧创作新包袱,这就叫进步。

当年的李小龙为什么能轰动世界征服了无数武术高手?不就是人家打破门派藩篱,集众家之所长独创了一门更实用的武术吗?前辈在70年代趟出来的成功之路,50年后居然要开倒车了吗?

尽管笑果文化用了一个很高大上的词:原创版权/知识产权,但根本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仅仅几十秒的表演都要版权保护了?你的版权意识是不是太过了?

这几年保护正版已经成了政治正确,只要拿出这个词汇似乎别人就只能干看着鼓掌,无法反驳。

但是小编就要问一下了:前段时间各大爆款电视剧搞Svip,会员还要花钱才能提前解锁后续剧情,请问合理吗?

我知道平台有版权,但有版权也不能为所欲为啊,穷尽一切办法多捞钱,这已经不是保护原创版权了,这是搞版权剥削。

国内的版权意识起步比较晚,这两年各大平台都开始呼吁版权保护,都快把网友洗脑了,觉得一定要看正版,看盗版就是小偷令人不齿。

第一、你可以享受版权收益,但你必须做到应有的服务,比如不要乱加广告,不要搞什么Svip。很显然大多数平台根本没做到,仗着版权胡作非为。

比如郭德纲2004年就爆火,至今16年了,多少人都是在网上免费看,从来没花钱进过德云社,但郭德纲挣钱越来越多,知名度爆表,这难道不是盗版的功劳吗?靠正版必须花钱看他的相声,郭德纲现在最多是个苗阜。

所以笑果文化提倡版权我赞成,但因为白凯南抄袭了那么一小段并不成功的包袱就起诉我坚决反对!

我甚至明白池子为什么要离开笑果文化了,真的这个团队太烂了,唯利是图不说,还要打破喜剧圈生态平衡,自立于喜剧圈之外,其结果只能赚点快钱然后迅速陨落,甚至可能令整个喜剧圈人人自危,在创作上陷入束手束脚的困境。

郭德纲不会支持白凯南,因为抄袭实在丢人;更不会支持笑果文化,因为小题大做,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2004年郭德纲拜师侯耀文,前师父杨志刚在媒体讨伐他,天津同行出面声援,刘文步说了什么?郭德纲偷活!

相声界对偷活是非常忌讳的,当年侯宝林学相声,站园子外头买一碗混沌站那听,生怕偷活被同行发现!

郭德纲相声说得再好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他应该是如刘文步所说,在小剧场偷了前辈不少包袱,甚至整个段子拿过来也不无可能。

也是因此郭德纲无法站出来说话,因为自己有跟白凯南相似的经历,这大概是他默不作声的苦衷。

另外以白凯南的水平郭德纲十有八九根本看不进眼里,懒得为他说话。如果笑果文化针对的是孟鹤堂、烧饼,老郭肯定跳出来理论理论:笑果文化偷了德云社多少包袱,来数一数!